中国历史故事网-分享世界中国历史感受人文地理
中国历史
世界历史
皇帝列表
民间故事
考古文化
神话故事
军事战争
改革制度
历史人物
野史秘闻
未解之谜
重大事件
成语故事
后宫佳话
皇帝趣事
疑问解答
历史文献
地理知识

中国历史上的五大荒淫公主

时间:2015-12-15 14:22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中国历史上的五大荒淫公主】

1.十岁的馆陶公主看上了自己十八岁的养子董偃。



2. 与母亲共用男宠的太平公主,把自己的男宠张昌宗推荐给了母亲。



3. 荡妇齐文姜与齐襄公兄妹乱 伦为双宿双栖设计弑夫。



4.四十来岁全公主孙鲁班与堂侄儿通奸。 



5,山阴公主刘楚玉男妾成群,看上姑父褚渊,威逼色诱未果。





第一个荒淫的公主:汉武帝的姑姑,汉文帝的女儿管陶公主

西汉皇室的馆陶大长公主,汉朝400年唯一的大长公主,地位在诸侯王之上,皇帝之下,称窦太主。是汉文帝有史料记载的两个女儿之一,窦皇后的唯一的亲生女儿,汉景帝唯一的同母姐姐,同时也是汉武帝的姑母兼岳母兼姐姐婆母兼女儿婆家祖母。

馆陶公主出生在代国,那时汉文帝还只是代王,其母窦氏也并非王后,而只是一美人,却深得宠爱。窦美人恭顺贤良,容貌清丽,馆陶公主是汉文帝的长女,自小玉雪可爱,深得父皇喜爱。

她是一个为中国历史涂了一笔重彩的公主。刘嫖热衷权势,西汉的历史舞台上,与她的名字相关联的,是窦太后、汉武帝刘彻、景帝王皇后王娡、武帝

苏小明饰演馆陶公主
陈皇后、汉武帝的三姐隆虑公主、汉武帝之女夷安公主。她贪图权贵而和王娡结盟,把千古一帝的汉武帝推上皇帝宝座,对汉武帝皇位功不可没,可惜汉武帝恩将仇报,皇位稳固后找借口废弃了陈皇后;汉朝公主三个丈夫,四个丈夫多的是,并非从一而终。
金屋藏娇的故事,她与董偃“主人翁”的典故,流传至今,更被人们津津乐道。

 丈夫死了,五十岁的馆陶公主长夜寂寞,又没了当年到处管闲事的特权,于是看上了自己十八岁的养子董偃,终于引诱成功,生活在了一起。

     董偃十三岁的时候,跟着母亲一起做珠宝生意,经常出入富家豪门,当然也是馆陶公主府的常客。这个小男孩生得十分俊秀,公主府里的人都很喜欢他。渐渐的馆陶公主也听说了这个男孩的漂亮出众,一时好奇,就让家人将他找来看看。一看果然名不虚传,便对董母说:“你这个儿子很招人喜欢,让他留在府里,我帮你抚养他成人。”

     董偃从此留在了公主府。馆陶公主一开始倒也信守诺言,不但请人教他读写算术,还教他骑射功夫,广泛接触各种经史典籍,学得文武双全。一眨眼,董偃长到了十八岁,性情温文尔雅,相貌俊俏,风度翩翩。

     于是,馆陶公主便和这位养子之间产生了不伦之恋。看来如果不是钱势所迫,就是这位超级帅哥多少有点恋母倾向--从发展的情况看,两者兼而有之。

     馆陶公主对这位小情夫万般宠爱,唯恐有让他不满意的地方。她还希望能把董偃推到交游广阔、功成名就的地位上去,因此,馆陶公主还特地嘱咐帐房:“凡是董偃所要用的,只要一天内不超过一百斤金子、一百万钱、一千匹帛的上限,就没有必要报我批准,任凭他去用。”

     董偃相貌出众、才华俱佳、为人性情又温和,还舍得花钱,很快他就声名雀起,许多公卿名人都乐于和他交往,全城都尊称他为“董君”。

     有一位住在文帝安陵附近的袁叔,乃是名人袁盎的侄儿,跟董偃私交甚笃。这位袁叔便提醒董偃说:“你私下里和大长公主情好,如果皇帝对此不满的话,你将有不测之祸。”董偃早对此事心怀鬼胎,听老友这么一说,更是惧色满脸:“我担心这件事已经很久了,只是想不出办法来。”这位袁叔早已谋划妥当,便把自己的主意合盘托出:“皇上的祖坟安陵,是皇上年年都要来祭祀的。但是安陵附近没有象样的行宫,皇帝每次来往都无法好生休息。而馆陶公主的私家园林却正在安陵旁边,如果你能劝说公主将园子送给皇帝,皇帝知道这是你的主意,必定对你好感倍增。足下到时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再说,即使你不献园,迟早皇帝也会想到它上头去,等到皇帝开口讨要的时候,还有你的机会吗?”

     董偃顿时恍然大悟,感激之余磕头行礼:“一定照你说的办。”

     于是董偃立即将袁叔的主意说给馆陶公主,馆陶公主立即照办,将别院送给了侄皇帝。刘彻十分高兴,立即将这座园子改名为长门宫,对姑哈哈心意赞不绝口。馆陶公主自打女儿遭贬以来,还没见过侄儿这么好的态度,也很是欢喜,特意让董偃送了一百斤黄金给袁叔表示谢意。

     收了重礼的袁叔再接再厉,又为董偃出谋划策,教馆陶公主装病不上朝。刘彻刚收了姑哈哈大礼,就听说姑妈生病,自然前去看望,询问有没有要自己帮忙的地方?

     馆陶公主于是便开口请武帝待自己“病愈”以后,再到自己的山林别府游宴庆贺。

     武帝聪明绝顶,也早已听说了姑妈私纳小夫的消息,于是一口应允下来。

     武帝前脚刚回到宫中,后脚馆陶公主的病就霍然痊愈,紧跟着就进宫谒见来了。武帝对姑哈哈小算盘心领神会,送了她一千万现钱,做接待自己和群臣的费用。

     几天后,武帝果然依约来到公主的山林中。

     馆陶公主穿着仆妇的衣服,围着围裙,一副低声下气的模样出门迎接侄儿。武帝看了这个场面,不禁为姑哈哈苦心哑然失笑,进府还没有坐定,第一句话就说:“我还想谒见主人翁呢。”




第二个荒淫公主:太平公主


太平公主(约665年-713年)是唐朝的女性政治家,为唐高宗李治与武则天的小女儿,唐中宗和唐睿宗的同胞妹妹,生平极受父母兄长尤其是其母武则天的宠爱,权倾一时,被称为“几乎拥有天下的公主”。有人依《全唐文·代皇太子上食表》一文认为她的本名是李令月。


太平公主(约665-713),有人考证其本名李令月,唐高宗李治之幺女,生母为一代女皇武则天,唐中宗李显和唐睿宗李旦的胞妹,安乐公主姑妈。长相“丰硕,方额广颐”,酷似乃母。生平极受父母兄长的宠爱,权倾一时,被称为“几乎拥有天下的公主”、“唐朝第一公主”。先后下嫁薛绍,再嫁武攸暨。曾参与复辟李唐、诛灭韦后。生前受封“镇国太平公主”,后因发动叛乱而被侄子唐玄宗李隆基赐死。太平公主是我国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不仅因为她是武则天的女儿,而且她几乎真的成了“武则天第二”。

她虽然取名“太平”,其实她的一生很不太平。她的血管里流动着的,是她那极不安分的母亲的血液。从小她便骄横放纵,长大后变得凶狠毒辣,野心勃勃地觊觎着那高高在上的皇位,梦想像她母亲那样登上御座,君临天下。然而,正如黑格尔所言,历史往往会发生惊人的重复,但如果第一次是以喜剧面目出现,第二次则以闹剧出现。太平虽不乏心机和才干,也曾纵横捭阖得意于一时,但终未能承传母志,位列九五之尊,却落得赐死自缢的悲剧下场,只在史书中留下许多五颜六色的斑痕而已。

太平幼时曾遭表兄贺兰敏之逼奸,武则天大怒,遂将其流放并中途处死。后短时间出家为女道士,“太平”乃是她的道号。吐蕃派使者前来求婚,点名要娶走她。李治和武则天不想让爱女嫁到远方去,又不好直接拒绝吐蕃,便修建了太平观让她入住,正式出家,以避免和亲。

681年太平公主约16岁时下嫁唐高宗嫡亲外甥、城阳公主次子薛绍。婚礼在长安附近万年县馆举行,场面非常豪华,照明的火把甚至烤焦了沿途的树木,为了让宽大的婚车通过甚至不得不拆除县馆围墙。但武则天认为薛绍两位嫂嫂出身不够高贵,想逼薛家休妻,可后来又放弃了这个打算。不过太平在第一次婚姻期间安分守己,并未有不轨事件传出。此次婚姻结束于688年。因薛绍之兄参与唐宗室李冲谋反,武则天下令将薛氏兄弟或当即处死或杖责一百饿死狱中。此时太平公主最小的儿子才刚满月。

不久后,武则天打算将寡居的太平公主嫁给其亲侄武承嗣,因他生病而作罢。690年太平改嫁其堂侄武攸暨。这被认为是武则天为保护太平而采取的手段。武则天在太平第二次结婚的两个月后正式登基,太平因成了武家儿媳而避免了危险。武攸暨性格谨慎谦退。太平在第二次婚姻期间显得非常淫荡,纵欲过度,大肆包养男宠,与和尚(即胡僧惠范)交欢,同朝臣通奸,如司礼丞高戬,并同上官婉儿争抢大帅哥(但人品很差)、宰相崔湜等;又将自己中意且屡屡云雨的男宠(即莲花六郎张昌宗、其弟张易之,据说还有“花和尚”薛怀义等)进献给母亲武则天。

母女俩同享几个男人,感受性生活的愉悦,这在中外历史上都是很少见的。只可惜,这些男人徒有俊美外表或壮硕身体却无智慧头脑,虽然前期给过她们母女俩在床上的快乐,后来却野心勃勃企图叛乱肇事,亦为母女俩所铲除。


争议与疑点

关于太平公主是否真正计划过谋反这一点,一直以来存在疑问。一部分人认为,她骄横跋扈,与李隆基已经达到水火不容的地步,不可能没有谋反之心。但另一部分人则认为,以太平公主在朝中完全占据上风的局势和她多次成功政变的经验,她若当真谋反,不可能如此轻易就被李隆基平定。

太平公主


第三大荒淫公主:荡妇齐文姜与齐襄公兄妹乱

  有道是,男儿爱后妇,女子重前夫。在齐子文姜眼里,她哥哥诸儿也就是齐襄公就是她的前夫。不仅是前夫,只怕也是她的初恋情人。因此,文姜虽然和鲁桓公过了十八个春秋,但是心里自始放不下她的哥哥情人。也不知是怎么整的,鲁桓公整了十八年都没把一个小女人的心整到自己这边,最后反倒把自己的小命给整没了。

  话说文姜嫁到鲁国的第十八个年头,机会来了。这年春天也就是鲁桓公十八年的春天,齐襄公邀请鲁桓公去做一次高峰会晤。这一次,大概文姜使了什么迷魂药,竟然使得鲁桓公不顾礼制规定,同意带夫人文姜一起去齐国做国事访问。临行之前,被鲁国大臣申繻劝诫。事见《左传·鲁桓公十八年》。“春,公将有行,遂与姜氏如齐。申繻曰:‘女有家,男有室,无相渎也。谓之有礼,易此,必败。’”应该说,申先生所说的极其明确了,违礼必败。不管他是不是听说了文姜在齐国的风流韵事,鲁国是礼仪之邦,“周礼尽在鲁矣”。仅凭他所说的“易礼”这一条,就足够鲁桓公重视了。然而,桓公竟然不听。

  果然,后来的发展印证了申先生是一个预言家。桓公和夫人文姜一回到齐国,就受到了齐襄公异乎寻常的热情款待。把夫人文姜单独叫在宫中,说不定还打发了齐国许多的美女去陪鲁桓公。

  可是等鲁桓公从温柔乡里醒来,发现夫人好久不见影子了。一打听,原来自己的女人和她哥哥通宵呆在一起。这不正常嘛,兄妹俩哪有这么个缠绵法的?想起以前听说的风言风语,鲁桓公就气得脸色铁青。等到夫人回来,桓公的血性就上来了,与夫人大吵了一架。弄得夫人还满腹委屈似地哭了起来。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桓公只好强压住火气,派人去向齐襄公辞行。

  襄公这一边其实也放心不下,一来他惦记情人般的妹妹,二来也怕在桓公面前露馅。

  当襄公这边的人把桓公与夫人吵架的事告诉襄公后,桓公辞行的使者也来了,襄公一想,不妙。于是极力挽留桓公再多玩一天。

  第二天,襄公在牛山大摆宴席,命大臣们一个接一个地向桓公敬酒。桓公本来也有气闷在心里,不好受,正好借酒浇愁。这一喝就喝了个酩酊大醉。襄公便打发公子彭生送桓公回馆驿。公子彭生是齐国有名的大力士,襄公特意嘱咐他,要他抱紧点儿。结果,半路上,公子彭生一使劲,便把桓公的肋骨都弄折了,可怜的鲁桓公就这样不明不白地“醉死”在齐国。

  这下轮到文姜做戏了。她又哭又闹,一个劲儿也要陪桓公死了算了。当然齐襄公不会让她死的。当鲁国得知国君死讯,一个个气得不行。这不明摆着欺负鲁国吗?但真要打起来,鲁国又不是齐国的对手。于是鲁国上下只好憋了这口气,一面派人去接桓公的灵柩,一面派人跟齐国交涉要求惩办凶手。襄公自知理亏,只好把公子彭生法办了。这事就不了了之。

后来,鲁国的史臣写《春秋》,把这段不光彩的历史只好含含糊糊地一笔带过了。倒是齐国的君子们反而深以为耻,便写下了一首《敝笱》的诗。

  “敝笱”是什么意思?我看大约就与我们今天所说的“破鞋”差不多吧,象征没有贞节的女人。“笱”本义是指一种捕鱼工具,暗示文姜和桓公来齐国就好比自投罗网。但我觉得还不如理解成“破鞋”来得痛快些。文姜大概就是历史上最早获得“破鞋”称号的第一人。

  诗写得很是委婉,但文姜返齐荒淫无耻的秽行都囊括在诗的比兴里面了,一种别有风味的讽刺读来令人好玩:

  破鞋挂在鱼梁上,鳊鱼鲲鱼心不惊。齐子文姜回娘家,随从人员多如云。

  破鞋挂在鱼梁上,鳊鱼鲢鱼相游荡。齐子文姜回娘家,随从人员多如雨。

  破鞋挂在鱼梁上,鱼儿来往好惬意。齐子文姜回娘家,随从人员多如水。

  王安石的《诗义钩沉》中说,“其从如云,无定从风而已。云合而为雨,故以雨继之,雨降而成水,故以水继之”。这倒是把诗人以鱼、水、云、雨作喻的奥妙说了大半。鱼水之欢、云雨之情,自古以来暗示男欢女爱。诗人愈是说鱼儿心不惊、心不虚,便愈是反衬出兄妹俩对自己所行苟且之事不知羞耻,其讽刺之意可谓高超而辛辣。三章诗的后两句,诗人唯恐人们不知道是齐国的文姜回娘家了,刻意反复渲染。本来文姜之回娘家就不合礼制,诗人愈是反复渲染这一点,愈是表明这里面大有深意。本来像文姜这种不光彩的角色回娘家,低调一点,人们或许还会理解,她愈是这么大张旗鼓地回国,也愈说明她不知礼义,厚颜无德。连带把当初同意文姜回国而后身死异国的鲁桓公也刺了一下。当初若是听了老人言,怎么会有这么一个结果呢?

  回想鲁桓公这一生也太不值了,一个堂堂男子汉,一个堂堂礼义之国的国君,周公的后裔,戴了这么多年的绿帽子,竟然就这样死在女人的手里。他和文姜之间难道真有什么爱情吗?不爱,为什么不放弃呢?也许这才是礼义所导致的面子文化的罪过吧。但是倘若一个人真的连面子都不要了,那不形同一只硕鼠了吗?这样的吊诡式的结,人生该如何解开呢?

齐文姜



第四大荒淫公主:山阴公主

 皇权大概是人类社会中最大的权力了。普天之下,从土地到人口都是归他所有的。其中包括可以搜罗、选取、霸占从官府民居到天涯海角的任何女子。他们甚至可以垄断字眼儿,他们名字里的字成了专用的,别人再不能使用,要避讳。这已经是大家所熟知的了。
  
  而皇族内部的女人,除非当了皇帝或成了实际上的皇帝的(如武 、吕雉、慈禧),则不但没有多大权力,甚至连女人的权利也没有,终身难见君王的,被迫下嫁异邦的,打入冷宫的,赐死的……发生过多少悲剧!但也出现过一位勇于争取女权兼皇权的人,她就是南北朝时期宋明帝刘彧的姐姐山阴公主。

她的丈夫是驸马都尉何戢。她却向皇帝弟弟提出了一个使人意想不到的意见和要求:
  
  “妾与陛下,男女虽殊,俱托体先帝。陛下六宫万数,而妾惟驸马一人,事太不均。”(我和你虽然性别不同,但都是先帝的骨肉,你在六宫有上万的女人,而我只有驸马一个,太不公平啦)刘彧大概觉得她说得很有道理,于是给予了她郡王的待遇,又给她配置了三十位面首。(面,是面貌漂亮,首,是头发漂亮,用现在的话说就是美男,小白脸儿,帅哥。后来就成男宠、男妾的代称了)但她还不够满意,又看上了吏部郎褚渊,向皇帝提出要他,皇帝也答应了。“渊侍公主十日,备见逼迫,以死自誓,乃得免。”(这位褚渊伺候公主,才当了十天面首,就被强迫得受不住了,直到以自杀相威胁才得以脱身)看来,这位山阴公主的性欲真够强的。毕竟是一个很酷的女人。

  当时皇帝叫刘子业,刚十六七岁,本不是好少年,他正事不做,整天只知道尝试各种性游戏。刘子业的荒淫好色,恐怕在历史上的色狼堆里,也算得上是一个出类拨萃的角色了,他不但广选民间美女、兼收老爹的内宠,甚至连自己的亲姑母、亲姐姐也一样抱进怀里。被他强占的姑母史称新蔡公主----她也是一个公主,并且早已嫁给了将军何迈。但是刘子业把她召进宫里,将一具被毒死的宫女尸体送回了何府,说新蔡公主在宫里暴亡了。何迈戴不下这顶绿帽子(戴得下的,恐怕也算不上是男人了。)于是计划造反,结果事机泄露,反而被刘子业这个乱伦的混蛋给杀了。新蔡公主从此改姓谢氏,长留深宫。刘子业甚至还要封新蔡公主为皇后,被心灰意冷的公主拒绝后,刘子业遂改封路氏。听姐姐一说,也觉得天性好色的姐姐太委屈,便爽快地表态说:“好!这事我帮你办妥。”

  没过几天,就有一只三十人的男妾队伍,开进了山阴公主的府邸。山阴公主一看,嗬!全是年轻美貌的少年,也不知是打哪儿捉来的。虽说男妾的人数不如她希望的多,不过男女的身体构造不同,社会的认同度也不同。公主养这么多身份公开的男妾,已经够张扬了,不能跟皇帝攀比,也要一万人。三十人好歹也够她消化一段时间。

  山阴公主叫刘楚玉,本来有驸马,叫做何戢。何戢没有一处配不上山阴公主。他本是官员,又是世家子弟,家业富盛,穿用都非常奢侈华丽,走在外头,让大街上的人羡慕得不得了。何戢还是美男子,当时朝廷上有个叫褚渊的官员,英俊有风度。何戢十分像他,人称“小褚公”。

  丈夫的这个外号,让山阴公主对“真褚公”产生了兴趣——还“小褚公”呢,好像自己的嫁了个仿冒的盗版的,正版褚公是什么样子?什么感觉?什么滋味?

  山阴公主又厚着脸皮向弟弟要求:“请褚渊到我府上去(当男妾)好不好?哪怕一天也行啊!”

  皇帝竟答应了,找了个理由把褚渊派去山阴公主府。褚渊一去,就不许他走了,跟公主的丈夫何戢,还有公主的三十位男妾吃住在一块儿。

  这位褚渊,是已婚的。他娶的是山阴公主的姑母南郡献公主。山阴公主应该管褚渊叫姑父的。

  褚渊的相貌和仪态,出名地美。不管在什么场合,只要他一出场,就成为众人视线的焦点。每次退朝的时候,百官或“外国”来的使节,都伸着脖子目送他远去,一副恋恋不舍看不够的样子,直到褚渊越走越远,看不见了,众人才满足地散了。即便在这样严重的注目下,褚渊还能保持泰然自若,皇帝称“褚渊能迟行缓步,便持此得宰相矣。”就是说他走路的仪态非常从容,凭这个就能做宰相。褚渊还非常爱弹琵琶,皇帝曾赏给他一只珍贵的“金镂柄银柱琵琶”。

  褚渊究竟长得是什么样呢?史书上说“渊眼多白精,谓之‘白虹贯日’”。就是说他眼白特多,随便看人一眼,就很冷冽很有威仪的样子。现代人会觉得长成这样还挺吓人的,一点也不好看。但南朝还残留了一些魏晋的审美观,不会白眼的人,还要学着翻白眼。那样才够高傲够cool。

  褚渊被弄到公主府,山阴公主喜得不行,每天都打扮得妖妖佻佻,在褚渊跟前晃悠,只为引诱他上床。山阴公主是美是丑,史上没说。不过,一般纵欲过度的女人,都好看不到哪里去。越是妖艳和主动,越是让正派男子觉得她丑。褚渊对山阴公主没有一点兴趣,逼得紧了,就朝她一翻白眼,很是严厉和厌恶。山阴公主拿他没有办法。如果山阴公主意欲“强奸”,他就说:“你敢动我,我就自杀!”

  褚渊跟何戢相处得很好。褚渊既然走不掉,索性呆在公主府里,每天跟何戢喝酒谈笑。仿版的褚公和正版的褚公本来就个性相投,互相欣赏,现在借着给公主做“正夫”和“男妾”的名分,终于有机会聚在一起了。两个人成了好朋友,好兄弟,褚渊就更不能对山阴公主的引诱动心了。

  褚渊在公主府呆了十来天,山阴公主始终没有得手,无奈只好放他回家了。

  刘子业只做了半年多皇帝,就被叔父刘彧杀死。山阴公主也死于乱刀之下。而何戢和褚渊,因为名节不错,一直在做官。何戢和山阴公主没有儿子,有个女儿叫何婧英,在南朝齐的时候做了皇后,这个女儿继承了母亲的秉性,非常淫乱。

  最倒霉的还是那三十位男妾,最后也全部被斩了。当男妾又不是他们情愿的。并不是所有的男人都觉得陪公主上床是多么光荣和喜悦的事情。山阴公主只是要求他们提供更多样的性服务方式,以男妾的身份生活是很屈辱也缺乏美感的。

  关于刘子业刘楚玉这种惊世的行为,恐怕跟他们的家教很有关系。

  他们的祖母路太后,住在显阳殿,经常有命妇宗女来殿里拜见。而他们的父亲孝武帝刘骏,经常趁这个机会跑到显阳殿去,将其中有姿色的女人强纳入宫,丝毫也不顾及亲缘关系,更不在乎朝臣妻女被夺的感受。

  更离谱的是,刘骏还诱奸了自己的几个堂姐堂妹。气得叔父刘义宣起兵造反。刘义宣后来兵败,父子俱被诛。刘骏没了后顾之忧,干脆将几个堂姐妹纳入后宫,将她们改名换姓,其中一个特别美丽的,还被封为殷淑仪,宠爱备至。

  而他和生母乱伦的事情,我们恐怕光用“离谱”已不足以形容了。有这样的爹,刘子业和山阴公主的所作所为,看来也是毫不出奇的了。

中国历史上的五大荒淫公主

第五大荒淫公主:全公主孙鲁班

周瑜身后,留二子一女。孙权感念前情,让自己的长子孙登娶了周小姐——孙登是吴国的首位太子,要不是他三十岁刚出头就早死的话,吴国的第二位国母就该是周小姐了。除了让自己的儿子娶周瑜的女儿,孙权还把自己最心爱的女儿嫁给了周瑜的长子周循。这位出嫁周氏的公主,就是孙鲁班了。
可惜,婚后的小日子没过很久,周循就病死了。
孙权心疼女儿寡居,再次为她选择了一位丈夫,于黄龙元年(公元二二九年)将她嫁给了“卫将军兼左护军兼徐州牧”的全琮。因为嫁给了全琮,孙鲁班在史书上就又有了一个名字:全主。即出嫁全氏的公主是也。
:赤乌十二年(公元二四九年)正月,全琮病逝。
这时孙鲁班已四十来岁,再嫁高位权臣的机会已经微乎其微,她干脆不做再嫁的打算,而是开始寻找“志同道合”的情夫。
孙鲁班看中的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堂侄儿侍中孙峻。   
孙峻长得十分英俊潇洒,作为皇族近亲,孙权十分信任他。这个家伙虽然长了副正人君子的模样,却是个斯文败类、衣冠禽兽。他在东吴后宫出出入入,借机勾引孙权的侍妾,已是人所共知的事情,只瞒住了孙权一个。   
孙鲁班虽然年纪已不轻,却风韵不减,而且在大帝孙权处说话很有分量,因此她稍一示意,孙峻立即很识时务地跟堂姑厮缠在了一起。这对乱伦的男女很快就在废太子一事上达成了共识:孙峻的姐姐就是全尚的妻子,孙亮订下的小全氏就是全尚之女。如果孙亮登基为帝,孙峻不但是小皇帝的侄儿,更是小皇帝的外家舅父了,立即鸟枪换炮,晚辈做了大舅爷了。
后来,孙鲁班终于如愿以偿地将小弟弟兼侄孙女婿的孙亮扶上了皇帝的宝座,她的奸夫孙峻也当上了辅政大臣。孙鲁班更为所欲为了。


中国历史上的五大荒淫公主
相关文章
更多精彩请看下页:上一篇:揭秘历史上的太平公主 下一篇:汉高祖刘邦手下的大将都有谁,结局怎么样
栏目列表